陽光充足,勝過一切過去的詩人生哲理

時間:2020-02-24 13:35:59來源:<推薦訪問:哲理詩

  第一次去看海,是一個人。坐長途大巴,跟團。車廂里是嘈雜的,我卻是疏離的,坐在后排,靠窗位置。目光始終游移在窗外,不是風景有多美,而是那種熱鬧,不屬于自己。十幾個小時的路途,不曾說一句話。直至下車,看到凌晨三點的海,再回孩子模樣,叫囂地如同看到了失散許久的親人直奔而去。

  想去看海,想了很多很多年。很容易實現,不是嗎?一張票根握在手,一段并不算十分遠的路途,海就守候在那里。但像珍藏一個隆重的愿望那樣,就是希望這么重要的時刻,身邊陪伴著的人,定是生命里重要的那一個。

  很多時候就是這樣,我們身邊有著很多人,卻不是我們要的那一個。就如同站在凌晨的海邊,拿起手機翻遍電話簿,不知道要打給誰。其實,只是想讓對方聽一聽海的聲音。很簡單,也很隆重。

  之后看了多次的海,卻一直記得那年一個人的海。那是最初的相見,也是等待的悵惘。

  一個人做過的有意義的事情不多,年輕喜歡的是群居,完全不懂陪伴其實有著別樣的意義。

  那一次看演唱會,是一個人。坐在靠前的位置。四萬多人,人人恰如手里的熒光棒,微小而散發著光。

  我這束光,安靜,淡然,像趕路的旅人恰好路過,只為歇一歇腳,順便聽幾首入心的歌。喧囂是別人的,我住在我自己的世界里面。

  散場時,一個人回家,很遠很遠的夜路,沒有害怕,卻是那么那么希望,寂廖的路途中,有一個重要的人,陪伴著我走完它。

  很小的事,因為內心賦予了特殊的意義,它哪怕是風的一聲嘆息,便也很重,很重。

  如同第一次坐火車。讀書的學校緊鄰火車站,每天聽著火車進站的鳴笛聲入眠,夢中都會出現汽笛拉響、淚灑衣襟的送別場面。

  是的,想了很多次,如果坐火車,一定是要重要的人來送,火車駛出站臺已遠,那人還與火車同行,奔跑著追趕不放。

  事實上,火車站熙熙攘攘,卻沒有人與我相送。一個人提著行李,在寒冷的冬天,穿薄的紅裙子,以為即使沒有送別,火車里也會有偶遇。

  呵,那時候真的覺得,凡自己出現的地方,有很多重要的事等他一起來完成的那個人,皆會適時出現。

  火車疾馳而去,在那個獨自前行的冬天,載了少女夢一樣的毫無重量。

  少女時,一個人做過的事,還有去看午夜場。

  那是送給自己的畢業禮物。一個晚上,五六個電影,漆黑的影院,把自己貓咪一樣窩在角落的椅子里,沉默到天亮。在此之前,即使是看一場普通的電影,也是在冥冥之中等待一個重要的人……

  這個人,面目是模糊的,身材高大或矮小,有一天,這個人終將出現在我們的生命里,到那時一定要告訴他:我準備了很多的孤單與堅強,就是為了等待你,和你一起詮釋“陪伴”的意義。請相信,當你說這些給他聽的時候,你的眼睛一定很亮,很亮,勝過一切的充足陽光。

君岛美绪影音先锋,日日摸天天爱天天摸,耿美多肉短文,菠萝菠萝蜜视频在线播放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