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巴東舟行經瞿唐峽登巫山最高峰還題壁

時間:2018-02-06 11:50:39來源:<李白推薦訪問:思鄉詩
李白   自巴東舟行經瞿唐峽登巫山最高峰還題壁

江行幾千里,海月十五圓。始經瞿塘峽,遂步巫山巔。
巫山高不窮,巴國盡所歷。日邊攀垂蘿,霞外倚穹石。
飛步凌絕頂,極目無纖煙。卻顧失丹壑,仰觀臨青天。
青天若可捫,銀漢去安在。望云知蒼梧,記水辨瀛海。
周游孤光晚,歷覽幽意多。積雪照空谷,悲風鳴森柯。
歸途行欲曛,佳趣尚未歇。江寒早啼猿,松暝已吐月。
月色何悠悠,清猿響啾啾。辭山不忍聽,揮策還孤舟。

【譯文及注釋】

1、巴東:王琦注:即歸州,唐時隸山南東道?!斗捷泟儆[》:瞿塘峽在夔州東一里,舊名西陵峽,乃三峽之門。兩崖對峙,中貫一江,望之如門。陸放翁《入蜀記》:瞿塘峽,兩壁對聳,上入霄漢,其平如削成,視天如匹練?!斗捷泟儆[》:巫峽,在巫山縣之西?!端涀ⅰ吩疲憾庞钏?,以通江水。圖經云:引山當抗峰氓、峨,偕嶺衡岳,凝結翼附,并出青霄,謂之巫山。有十二峰,上有神女廟、陽云臺,高百二十丈。
2、海月:海上的月亮。
3、瞿(qú)唐峽:亦作“瞿塘峽”。峽名。為長江三峽之首。也稱夔峽。西起四川省奉節縣白帝城,東至巫山大溪。
4、巴國:《山海經》:西南有巴國。郭璞注:今“三巴”是。杜元凱《左傳注》:巴國,在巴郡江州縣?!锻ǖ洹罚喊蛧?,今清化、始寧、咸安、符陽、巴川、南賓、南浦,是其地也?!段墨I通考》:重慶府,古巴國,謂之“三巴”。
5、穹(qióng)石:大巖石?!渡狭仲x》:“觸穹石。”張揖注:“穹石,大石也。”
6、飛步:快步;疾步。郭璞詩:“翹手攀金梯,飛步登玉闕。”
7、卻顧:回頭看。舟壑(hè):藏在山谷中的船。后借指世事。
8、“青天”句:《后漢書》:“和熹鄧皇后嘗夢捫天,蕩蕩正青,若有鐘乳狀。乃仰嗽飲之。”章懷太子注:“捫,摸也。”
9、“望云”二句:《歸藏·啟筮》:“有白云出自蒼梧,入于大梁。”《史記》:騶衍以為儒者所謂中國者,于天下乃八十一分居其一分耳。中國名曰赤縣神州。赤縣神州內自有九州,禹之序九州是也,不得為州數。中國外如赤縣神州考九,乃所謂九州也。于是有褲海環之,人民禽獸莫能相通,如一區中者,乃為一州。如此者九,乃有大瀛海環其外,天地之際焉。瀛(yíng)海:大海。漢王充《論衡·談天》:“九州之外,更有瀛海。”
10、孤光:孤獨的光,單獨的光。多指日光或月光。鮑照詩:“孤光獨徘徊。”
11、悲風:凄厲的寒風。
12、佳趣:高雅的情趣。
13、吐月:吳均詩:“疏峰時吐月。”
14、清猿:猿。因其啼聲凄清,故稱。任昉《竟陵文宣王行狀》:“清猿與壺人爭旦。”張銑注:“清猿,謂猿鳴聲清也。”《楚辭》:“猿啾啾兮狖夜鳴。”
15、孤舟:孤獨的船。

江上的行程已是幾千里,我已見到了十五次江上的月圓。
先是飽覽了瞿塘峽的風光,隨后便又登巫山。
巴國的大地雖已走盡,而這巫山卻是高得難以達到頂端。
身負巨石好像在云霞之外,手攀垂下的藤蘿又像已接近日邊。
飛步登上巫山山頂時,極目遠望食有絲毫的遮掩。
回頭不見了暗紅色的山壑,仰望看到的只是青天。
青天近得似乎可以用手摸到,不知銀河離這里還有多遠?
望著白云飛去的地方可以辨知蒼梧山,隨著滾滾東去的江水可以探知大海。
游歷到日光西斜,仍然有許多妙境值得徘徊。
悲風吹著樹枝作響,空谷里的積雪還白光閃閃。
踏上歸途時已是黃昏,此時的游興依然未減。
寒江兩岸的猿聲早早地啼起,一輪明月已出現在昏暗的松間。
啊,月光是多么清悠,猿啼又是多么凄慘。
我實在不能忍聞這猿啼而匆忙下山,快步回到我的小船。

【賞析】

詩的開頭概述自己登巫山前的情景。“江行幾千里,海月十五圓”兩句是說自己從家鄉出發以來,沿江已走了幾千里水路。這天正逢望日,明月皎潔,圓如銀盤。詩人接著說,剛剛經過瞿唐峽之后便徒步登上巫山的最高峰。在山巔之上,詩人極目千里,飽覽巫山的雄姿。“巫山高不窮,巴國盡所歷”緊承前句,寫巫山的高危與廣闊。“不窮”是無窮無盡之意,這顯然是夸張的說法,但又可說是詩人所目見。因為詩人視野之內皆是聳山峻嶺,都是巫山之境,故謂之“無窮”,所以下句說整個巴國境內都被巫山占據了。當然此句只是形容巫山面積之大,與杜甫名句“岱宗夫如何,齊魯青未了”句意相同,不必拘泥考證巴國的轄境。“日邊攀垂蘿,霞外依穹石。飛步凌絕頂,極目無纖煙”四句寫登山時的主觀感受。山路高危陡峭,詩人要憑借垂下的藤條蘿蔓才可向上攀援,有時只好倚偎在突出的大石頭上喘息一會兒。詩人登得太高了,他覺得好像在日邊霞外一般,云氣在腳下繚繞,太陽在身邊高懸。詩人心情愉悅,急不可待地快步登上絕頂,向遠處眺望。啊!太美了。天清日朗,萬里澄鮮,一點遮擋視線的東西也沒有。他心曠神怡,浮想聯翩,以下六句便寫其在頂峰上的感受。
“卻顧”兩句是說,山頂真是高極了,回頭向下一看,只見萬里深淵神秘莫測,令人面容失色,心驚肉跳;抬頭向上一望,頭上即是青天。登臨高絕之處,驚愕中又有幾分自豪感,這是所有登山人都會產生的普遍心理。于是詩人展開了想象的翅膀,竟覺得青天仿佛可以用手就能摸到一樣,但夜間所常見的銀河此時卻不知哪里去了。遠望云彩的升起之處,便可知道蒼梧山所在的地方;觀看那奔騰的大江的流逝,便可辨別大海所在的方向。“蒼梧”語出《歸藏·啟筮》:“有白云出自蒼梧,入于大梁”。“瀛海”一詞出白于《史記》。其實這兩句詩是詩人由眼前所見的云氣和江水發想而來,江流的方向當然應該是大海,無須詳考。“周游孤光晚,歷覽幽意多”兩句是過渡句,承上啟下,下文便轉寫歸途中的景色。
“積雪照空谷”以下八句大意是說,高山背陰處的積雪映照著空蕩蕩的深谷,風吹樹木發出嗚嗚的悲凄之聲。踏上歸途時天色已晚,只剩夕陽的余暉了,但詩人游意未艾,興致頗高。江上寒冷,故早早就聽到了猿的啼叫之聲,天色朦朦朧朧,遠處的松林已隱隱約約,一輪明月從那里緩緩升起,宛如松林吐出的一般。月光皎潔明媚,猿聲清幽凄厲。此情此景給人一種空寂靜穆的感覺。這既是眼前的實景,又有詩人不忍離去的主觀情感寓于其間,因此有一種惆悵惋惜的情味。最后兩句說雖然自己還有游興。但不愿再聽到猿的啼叫聲,這才懷著戀戀不舍的心情辭別了巫山,拄著登山杖回到了船上。
全詩記敘登巫山的經過,寫得相當完整。從開始上山寫起,繼寫登山時的感受與登上頂峰時所見到的景色,最后寫下山及回船的過程,一氣呵成,完全按時間順序和所經歷的過程來寫,脈絡清晰,層次分明。詩中借助夸張手法和大膽的想象渲染巫山之高峻宏偉,“日邊”、“霞外”等詩句給人以飄飄欲仙之感“青天若可捫,銀漢去安在?”兩句更是異想天開的驚人之語,令人耳目一新,充分體現出詩人的浪漫氣質。此詩是太白初離家鄉時所作,他第一次接觸到如此雄偉壯闊的山川景色,又因未接世事,所以詩中洋溢著欣喜之情,雖然在后半部分略含凄寂之味,但那恰恰充分地表現了游興未盡的遺憾與惋惜,并沒有什么感傷的情味。全詩的基調是明朗樂觀,積極向上的,與其后來的一些山水詩的撲朔迷離,晦暗感傷是大不相同的。
君岛美绪影音先锋,日日摸天天爱天天摸,耿美多肉短文,菠萝菠萝蜜视频在线播放在线观看